崇文没了,但崇文门、花市永远在

文章来源:http://www.bjd.com.cn/pw/xq/201708/14/t20170814_11067775.html

【导语】崇文门是北京内城南垣东门。明永乐皇帝迁都北平后,大修北京城。将元大都南垣废弃,向南拓两里地重建北京内城城墙,将文明门南移重建,名之曰“崇文门”。

应崇文门、花市的小伙伴之邀,今儿咱们写写崇文门,肯定挂一漏万,请您在留言里补充。

  崇文门是北京内城南垣东门。明永乐皇帝迁都北平后,大修北京城。将元大都南垣废弃,向南拓两里地重建北京内城城墙,将文明门南移重建,名之曰“崇文门”。  

  崇文门在民间俗称哈达门、哈德门。《日下旧闻考》引《析津志》(元人熊梦祥撰)云:“哈达大王府在门内,因名之”。“哈达”又音转为“哈德”,哈德门之名一直流传至今。

  哈德门牌香烟众所周知,现在崇文门路口东南尚有哈德门饭店。在元朝时,哈达门这种称呼,就已超过了正式名称文明门。一些读书人在写作时,认为“哈达”不够文雅,一方面利用它的谐音,一方面利用文明门在南城东端的地理位置,写成“海岱门”。

  “崇文门”、“宣武门”,充分体现出皇权的空间结构布局,即“左文右武”。可比勘的还有东江米巷的“敷文”牌楼和西江米巷的“振武”牌楼。此外,紫禁城的“文华殿”和“武英殿”也是这种布局。皇帝上朝,百官列于殿前,也是文官在左,武官在右。另外,当年北京城外东南一带有很多酿酒作坊,所以崇文门多走运酒车。

  崇文门自打清朝就是繁华的地方,旁边又挨着东交民巷,更是时尚洋气、新鲜玩意儿的集中地,有点儿像现在的“三里屯”。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崇文门路口几大建筑如新侨饭店、哈德门饭店、同仁医院新楼……一建起来,再加上不远处的北京火车站,这里更热闹了。

1953年,崇文门同仁医院工地与新侨饭店工地。远处还能看见巍峨的崇文门城楼。李祖慧摄
1953年,崇文门同仁医院工地与新侨饭店工地。远处还能看见巍峨的崇文门城楼。李祖慧摄

1958年,北京电车公司的工人们正在架设崇文门到东单一段的电车线。看两边的小洋楼多漂亮。高宏摄
1958年,北京电车公司的工人们正在架设崇文门到东单一段的电车线。看两边的小洋楼多漂亮。高宏摄

  崇文门外的花市,明代称“崇北坊”,西起崇外大街、东抵外城东城墙、南起广渠内大街北侧,北至崇文门东大街。坊中部东西横贯神木厂大街,即今花市大街,花市大街北侧明代就已形成四条胡同,称花市头条、二条、i条、四条,这四条东西走向的胡同,后又分为花市上头条、上二条、上三条、上四条;花市中头条、中二条、中三条、中四条;花市下头条、下二条、下j条、下四条和花市下下头条、下下二条、下下三条、下下四条,四条胡同逐步演变成了16条胡同。

  花市原有火神庙庙会, “每月逢四”,即初四、十四和二十四都有热闹的庙市。清时,附近有许多贫困人家以做纸花、绢花为业,庙会上自然就多了这些“花儿”的摊点,甚而成了特色,庙会变成了“花市集”了。

  花儿市乾隆时就有了。清末民初,花市到了鼎盛时期。整个花市大街上布满了卖花的货摊,还有了不同的“分区”,有纸花绢花区、鲜花市、鸽子市、鸟市等。

  花市最热闹的,是每年腊月十四到三十,天天都有集市,即所谓“连集”。因为一进腊月,家家户户备年货,北京人去花市买花戴,买春联和年画,花市上的人一天比一天多,及近年根儿.花市便成了人海花海,一片火红。“逛花市”成了京城人年节的一大“乐事”。 “花市”的名字频频使用,后来居上,甚至神木厂的名字只在特定的情况下才用了。  

1958年,北京市第一个无人售货商店——花市大街鞋帽商店,这是顾客们在挑选商品。在当时的颠覆性犹如今天马云的无人超市。伍素心摄
1958年,北京市第一个无人售货商店——花市大街鞋帽商店,这是顾客们在挑选商品。在当时的颠覆性犹如今天马云的无人超市。伍素心摄

1958年,崇文门外第一绒绢纸花生产合作社的老艺人金玉林正在修整一盆绢作玫瑰花,人称“花儿金”。高宏摄
1958年,崇文门外第一绒绢纸花生产合作社的老艺人金玉林正在修整一盆绢作玫瑰花,人称“花儿金”。高宏摄

1959年,花市百货商场。李晞摄
1959年,花市百货商场。李晞摄

  花市百货商场位于崇文区北部,花市大街西口,商场始建于1958年,原由23间铺面平房发展为街北街南两座营业大楼。职工人数由200人增到460多人,形成经营商品达1300多种的综合性百货商场。商场分南北两座楼,北楼二层、南楼四层。 
东花市公社中二条托儿所。这个室内游乐场真是无敌了。
东花市公社中二条托儿所。这个室内游乐场真是无敌了。

1973年,东花市基层粮店。司马小萌摄
1973年,东花市基层粮店。司马小萌摄

1973年,西花市大街工农兵食堂职工正在打扫卫生。
1973年,西花市大街工农兵食堂职工正在打扫卫生。

1981年,东花市办事处天龙寺居委会居民铲冰扫雪。王宝琴摄
1981年,东花市办事处天龙寺居委会居民铲冰扫雪。王宝琴摄

1961年,崇外人民公社花市食堂的炊事人员正在征求群众对伙食的意见。城市人民公社的风也刮到了花市。冯文冈摄
1961年,崇外人民公社花市食堂的炊事人员正在征求群众对伙食的意见。城市人民公社的风也刮到了花市。冯文冈摄

1960年,打磨厂幼儿园保育员罗玉凤给儿童剪指甲。冯文冈摄
1960年,打磨厂幼儿园保育员罗玉凤给儿童剪指甲。冯文冈摄

1965年7月,崇文门城楼尚在。冯文冈摄
1965年7月,崇文门城楼尚在。冯文冈摄

  1950年,崇文门瓮城被拆除,1966年崇文门城楼被拆除。拆除时发现崇文门城楼为明代所建的大木结构,木料为金丝楠木。其中部分木料后来用于故宫和天安门的翻修工程。  

1975年,崇文门第二旅馆。司马小萌摄
1975年,崇文门第二旅馆。司马小萌摄

  当年在北京住店有多难?请看一段《北京日报》的报道:  

  我叫刘光甫,是长春汽车配件一厂技术科的,您是——?哦。记者,您想采访咱啥?……对北京“住店难”的感受?哎呀,这个您来问我可算是找对人啦,咱这感受是太深了!差不多每年我都要到北京来几次.或者办事,或者换车,这旅馆是真难找!——全国各地我差不多跑遍了,就数咱北京住店难。还有上海。就说5年前那一回吧,我和一个同事来北京出差,晚上7点下的车,因为肚子饿得慌,就先找了个地方吃饭,等吃完饭再去找旅馆,这家伙,哪能找得着哇!哎呀,真是大街小巷里乱窜哪,着急上火,没辙没辙的。(按:1982年末北京只有国营饭店、旅店512家,共7万多张床位。)

  最后没法子,只好在天桥那疙瘩找了个澡堂子过夜。(按:据当时市旅店公司旅客介绍站的一位副站长说,那时候北京站、前门、永定门3个介绍站天天人满为患,旅客排上七八个小时队是常事、因为旅店太少,介绍站还加了一个窗口,专门介绍客人去浴池过夜。)那是一间屋子,里头足有七八十口子人,乌烟瘴气的,哪能睡得着哇!我就和我那同伴唠嗑,一唠,唠到三四点钟,天没亮,就赶紧跑出来。(按:当时能到浴池过夜已经算幸运,几个旅客介绍站经常是每晚有七八十旅客无处介绍,这些人,就只好露宿于车站、街头,真得“看星星”去。)

  ——《进京不再“数星星”》

  “介绍站”是什么东东?估计只有40年前来过北京的人才知道吧?现在,来北京大饭店、小旅馆遍地都是。 
1979年,便宜坊的师傅正在用焖炉烤鸭子。叶用才摄
1979年,便宜坊的师傅正在用焖炉烤鸭子。叶用才摄

1979年,东花市街道中国强托儿所参加工作的知识青年,正在热情地给小朋友们讲故事。王宝琴摄
1979年,东花市街道中国强托儿所参加工作的知识青年,正在热情地给小朋友们讲故事。王宝琴摄

1978年,花市第二旅馆服务人员积极改进服务工作,增添了代售早点业务,受到了广大旅客的欢迎。胡敦志摄
1978年,花市第二旅馆服务人员积极改进服务工作,增添了代售早点业务,受到了广大旅客的欢迎。胡敦志摄

1980年,新侨饭店在崇文门增了售货部。这不就是大家喜闻乐见的三宝乐吗?王振民摄
1980年,新侨饭店在崇文门增了售货部。这不就是大家喜闻乐见的三宝乐吗?王振民摄

  崇文门附近的向阳第一招待所(崇文门饭店前身)、工艺品商店、崇文门菜市场、崇光照相馆、崇文理发馆、王麻子刀剪生产车间,哈德门饭店、108电车总站、内蒙古驻京办事处、锦芳小吃店、花市百货商场、普仁医院、九十六中……这些都是属于崇文门、花市人的集体记忆。 
1979年,东花市少年宫在寒假期间,组织游园会,开展讲故事,学科学,放映电影等活动。张荣摄
1979年,东花市少年宫在寒假期间,组织游园会,开展讲故事,学科学,放映电影等活动。张荣摄

1982年,花市日用杂品商店凉席、竹帘、草帽专柜顾客盈门。李晞摄
1982年,花市日用杂品商店凉席、竹帘、草帽专柜顾客盈门。李晞摄

1984年,崇文门人行过街天桥。李士忻摄
1984年,崇文门人行过街天桥。李士忻摄

标签: none

添加新评论